赣州:多家稀土企业入选201

企业介绍

中央财政拟报请全国人大批准的长期建设国债发行规模约为1100亿元,比去年减少300亿元;其中950亿元纳入中央预算,150亿元转借地方。如果此计划获批,这1100亿元额度加上去年结余的300多亿元长期建设国债资金,今年实际可用于投资的国债资金基本与去年相当。    专家估计,在长期建设国债发行规模减少而政府预算没有增加的前提下,2004年中央财政赤字规模可能保持在去年3198亿元的水平。由5%,财政赤字相应占gdp的比重将会下降。    另据透露,从2004年起,中央政府将逐步在预算内增加经常性建设投资资金的安排,本年度安排50亿元;几年后,在不扩大财政赤字规模的情况下,逐步把中央预算内经常性建设投资增加到1000亿元。    同时,财政所发长期建设国债规模也将逐步减少,直至停发。2003年中国长期建设国债市场存量已经突破8000亿元,2004年料将突破9000亿元。    根据财政部的一位专家介绍,1998年以来国家实施的积极财政政策已达到预期目标。目前国内多主体的投资渐成气候,消费需求也得到启动。    “这决不是做游戏。”国家发改委投资处的负责人说,随着国内多主体投资热情渐高,国债投资扩张的难度大大增加。他认为,要未雨绸缪,研究没有国债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特征以及要配套的政策措施。    国家发改委人士分析,当前激活投资的重点是推进以“放宽限制、简化审批、加强、保护权益”为目标的投融资体制改革。    货币政策方向有变    财政政策的调整势必会引起货币政策相应变化。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金融学家李杨近一段时间总在强调,货币政策是一个总量政策,目标是保持人民币币值的稳定和总量平衡,而不在于经济的增长。促进经济增长主要应由财政政策完成。    货币政策目标一般包含了操作目标、中介目标和最终目标等层次。在中国,央行的操作目标通常是基础货币的多少,中介目标则是货币供应量或货币市场利率,而最终目标则是通货膨胀。而越来越多的国家如英国、瑞典、芬兰、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纷纷放弃了以货币供应量作为中介目标,而将中介目标与最终目标合一,直接将通货膨胀率作为其货币政策目标。    “必须重新检讨现在的货币政策。”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博士认为,在第一轮调整准备金中,中央银行考虑得还是不够周全。目前央行总把“货币供应量的增速=gdp的增速+物价指数增速”作为判定货币供应增长是否适度的依据,这可能会出现偏差。因为这个公式只能说近似成立,要成为执行货币政策的指针还远远不够。    不仅要看到货币供应量的上升,还要看到实际发生了什么,比如私人部门和产业投资状况、商业银行经营有无恶化迹象等。钟伟认为,央行应趁本轮经济增长之机,加快冲销商业银行坏账,而不仅在是否应该提升准备金上动脑筋——那只会让更多的在建项目断粮,反而造成更多银行坏账。    “第一次调整准备金,恰恰说明央银对宏观经济的判断没有把握,所以才给了一个温和的信号,如果再调,必须要有一个相当清醒的判断——就金融看金融,永远看不清。

易纲:中国将逐步放开外资股比限制和业务牌照

美联储如期加息后为何中国央行这次意外未跟

美联储6月份货币政策会议声明全文以下

2月22临沂地区铝锭现

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美国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