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9

企业介绍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新华社重庆3月6日电(记者李勇赵宇飞周闻韬)4年前,尊程(重庆)供应链管理总经理杨明信誓旦旦地决定,再也不承接东南亚国家的生鲜货物了。

那次,公司承接的一批面粉、木薯干从泰国出发,先经海运抵达中国东部城市上海,再经长江向西运至重庆时,货物已发霉变质。

“货物从泰国到重庆总共用了30多天。面对客户的索赔,我欲哭无泪。”杨明说。

现在,杨明承认自己食言了。他又开始承接从东南亚国家到中国西部的生鲜货物,东南亚特色水果、海鲜是货单上的“常客”。

改变,发生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开通之后。“企业的物流周期缩短约50%,不用担心货物因物流时间过长而霉变了。”杨明说。

正式开通于2017年9月的“陆海新通道”,是在中国和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框架下,重庆等中国西部省区市与新加坡等东盟国家合作建设的国际贸易物流通道,被认为是连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大通道,是推动中国—东盟区域经济合作向更高层次发展的重要载体。

5日,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重庆市代表团,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交全团建议——国家从战略层面进一步支持“陆海新通道”发展,同时在国际国内统筹协调机制、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

重庆是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运营中心。这座城市所处的中国西部地区,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点区域。物流不畅是制约其发展的主要瓶颈之一。以前,货物只能先向东运至沿海城市,再经海运转运至世界各地,物流周期过长。

如今,“陆海新通道”已成为中国西部地区快捷的开放大通道,极大缓解了物流瓶颈。

“‘陆海新通道’的‘新’,主要体现在西部地区的货物不再向东绕远,而是向南就近出境。”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说,货物从重庆、甘肃、贵州等西部地区出发,利用铁路、公路、海运等运输方式,向南经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再转运至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时间比东向传统线路节约15天左右。

截至2018年底,“陆海新通道”三种物流组织形式均已实现常态化开行,其中铁海联运班列共发运805班,国际铁路联运班列共开行55班,东盟跨境公路班车共开行661班,进出口货物已涵盖汽车和摩托车配件、建筑材料、农副产品等八大货类中的240多个品种。

“陆海新通道”不仅推动中国西部地区的开放发展,也将人类命运共同体聚合得更为紧密。

在世界地图上,纵贯中国西部和中南半岛的“陆海新通道”,与横贯亚欧大陆的中欧班列交会对接。它实现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中国西部地区的无缝衔接。

“‘陆海新通道’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向东衔接长江经济带,形成‘一带一路’经中国西部地区的完整环线。”韩宝昌说,在此基础上,。

3月6日,四川省公布大气污染治理&ldqu

今年,四川省将把成都平原、川南地区大气质

针对新一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四川省生

2019-01-0817:

生态环境部的监测数据显示,20